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 找回密码
 关闭注册
【宁波公益网】官方网站已正式安全运行 天!        本站由宁波公益网运营团队、鄞州银行公益基金会、宁波帮办志愿服务站联合主办

宁波公益活动发布(新) 公益百科| 公益影像| 公益研究 宁波公益指南 | 公益学院

如果您有好的建议,欢迎联系我们! 联系站长?点我吧! 微博微信自动排版工具

企业QQ:在线咨询400电话:0574-87251999
受理求助、咨询、捐赠、义工报名、邀请码获取等业务。
受理,合作对接、新闻发布、义工报名等。
捐赠咨询有关问题。
查看: 2178|回复: 0

父与子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6-8-27 07:11:2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雪夜里的一条棉被,把两人的命运裹在了一起。

那是2006年1月25日,这天深夜,杭州城里刚刚下过一场足足4厘米厚的大雪。水电工冯浩祥在老板家中喝了两斤半的黄酒,说尽了好话,才拿到了“留给他过年”的5000块钱——7.9万元拖欠工资中的一小部分。

出门后,喝得大醉的冯浩祥,连着在小巷里摔了五个跟头。走到路口,他脚下一软,栽进路边的灌木丛,昏睡过去。

跌倒的响动,惊动了正猫在路边立交桥洞里过夜的流浪汉曹根新。他从被窝钻出来,寻到路上,发现了这个只穿着单薄衣服的醉汉。

看着这个浑身湿透的小伙子,无儿无女的曹根新,心里涌出一股酸楚。

这个流浪汉做了“一件善事儿”。他把冯浩祥扶进了自己的被褥,担心被子太薄,他又翻出一件捡来的军大衣,盖在上面。

第二天早上,冯浩祥从宿醉中醒来,一张眼,发现身旁齐刷刷睡着一排流浪汉。他打了个激灵,马上摸摸兜里的5000块钱,一分没少。然后,他发现身上盖着张散出汗臭和土腥味的小花被,却很暖和。

身边坐着一位冻得发抖、不住打着瞌睡的白发老人。得知这个流浪汉不仅救了自己一命,还守了自己一夜,他感激地从兜里抽出一把百元大钞,数都没数就递了过去。这个老人吓得连连摆手。

“您的家在哪?”年轻人问道。

“你躺下的地方。”老人回答。

这年的除夕夜,冯浩祥没有回老家,而是邀请救命恩人,在杭州吃了顿年夜饭。酒过三巡,曹根新讲起了自己的经历。

40岁的时候,这个农民离开宁波北仑的家乡,出外求生。后来,他加入了一个盗窃团伙,并在“望风”时被捕,判刑4年。在刑满释放、出狱回乡的火车上,他的行李被盗,释放证明也“一并没了”。“没脸见家人”的曹根新流浪到杭州,靠拾荒活着。

听到这个老人红着眼圈说:“我不想做流氓。”看着自己的救命恩人,捧着大海碗,狼吞虎咽地吃着年糕汤,冯浩祥突然产生了一个念头:“您跟我回去吧,咱们一起住,我把您当做父亲,照顾您一辈子。”

【二】

冯浩祥自己也说不清“收养这位流浪老人的初衷”。

在父母眼中,他是个不听话的坏孩子。为了打游戏机,他把家里给的学费偷偷花光,初一那年,无心向学的冯浩祥就辍学了。随后,他离开家乡绍兴,到杭州做了水电工,那时,他才16岁。

22岁那年,因为斗殴,冯浩祥被判入狱一年。在监狱里,脾气暴躁的他吃到无数苦头:他常常会被十多个犯人群殴;半夜,他揪出挑头打人的“老大”,裹上被子用拳头报复——换来一次次关禁闭。

出狱那天,父母并没有来接他。回到村子里,他受尽了人们的议论和异样的目光。父母也嫌他丢尽了自己的脸面,在一次争吵中,愤怒的父亲冲着他喊道:“我没有你这个儿子!”

从此以后,他就很少和家里联系。他原名冯浩翔,后来,他改了自己的名字,把“翔”改成了“祥”。

从那时候起,冯浩祥开始养成了酗酒的习惯,他常靠着“整瓶整瓶的黄酒”,来释放精神上的压力。在工友们眼中,这个带班的队长,工作起来勤恳认真,但就是有点孤僻,在外打工的人们,总喜欢谈些家里的事情,但工友们从未听冯浩祥说起过这些。

“直到遇见老曹,我才找回做一个儿子应有的感觉。”回忆起这些,冯浩祥微笑着,嘴角翘了起来。

【三】

当时的房东也很好奇,这对“父子”, 除了身上穿的黑色运动衣是同一个牌子的,完全看不出任何相像的地方:一高一矮,一胖一瘦,甚至连肤色和口音都相差甚远。而且,两个人“客气得不像是亲人”。

的确,走进冯浩祥的屋子,曹根新一度不敢坐在椅子上。冯浩祥租的房子,是个十几平米的小房间,只放着一张桌子、两把椅子、一张床和老式的电视机,但这对一个住了六年桥洞、天天睡在水泥地面上的流浪汉,已经像是个天堂。

这对“父子”开始相依为命。早上,老人会站在门口,目送冯浩祥上班。晚上下班,冯浩祥会带回工地上的饭菜——他会特地叮嘱食堂的大厨“多放些肉”。路上买两瓶啤酒和小菜,回到家与养父边喝边聊。

因为工地在郊区,中午不能回来,他给老人买了手机。每天四五点钟,两人会以发短信或通电话的形式,报个平安。有时候,加班的冯浩祥很晚才回家,曹根新会等在家里,哪怕到了深夜,也不会自己单独吃晚饭。

“你能体会么,累了一天,回来看见门口站着一位老人,那感觉有多温暖。”冯浩祥这么描述着自己的感受。

冯浩祥每个月留给曹根新六七百元的生活费,让他“中午别将就,吃点好的”。但他依然奇怪:饭量比自己还大,能“一口气干掉两盘饺子和一碗面条”的曹根新,“怎么吃就是胖不起来”。

其实,这个过惯了苦日子的流浪汉,很少吃中午饭。每天冯浩祥上班后,他会悄无声息地离开住处,找到藏在楼下车棚或花丛中的麻布编织袋,开始收破烂。到了饭点,只有“收成好”的时候,他才会买个面包或馒头,边走边吃。

他也常常会回到原本栖身的立交桥下,与那里的“老邻居”们叙叙旧。只是,他再也见不到一些熟悉的面孔,在过去的几个冬天里,桥下陆续冻死了几个流浪汉。

对一个捡破烂的老人来说,唯一不满的就是,这个儿子花起钱来大手大脚。冯浩祥给老人买了一身五百多元的真品“阿迪达斯”运动装,在听到价格后,老人惊得合不拢嘴:“我得捡多少垃圾才能换回来啊!”

在这期间,冯浩祥和父母的关系依旧没有改善。2007年,他曾带着曹根新回过老家,委婉地告诉父母,自己在外面收养了一个老人。 但还没等他把话说完,父亲又发起了脾气:“你不惹祸就不错了!先管好你自己吧!” 又一次大吵之后,在村里人幸灾乐祸的目光中,两人“逃一般地离开了”。

【四】

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,彻底打断了父子俩平静的生活。

2011年上半年,往日“能扒下两大碗”的冯浩祥,食欲越来越差,动不动就呕吐,尿液像“浓茶一样”的颜色。到医院诊断后,医生告诉他:“胃癌晚期,必须马上手术。”

虽然冯浩祥把诊断书藏了起来,打算瞒着养父。可是不放心的曹根新还是找到医生,问到了这个可怕的消息。

10月8日,在绍兴诸暨人民医院的手术室外面,老人那双“捡过无数矿泉水瓶”的大手,使劲攥着麻醉后的儿子的手。直到医生提示“手术马上开始”,他才松开。等在“家属止步”的手术门外,曹根新感觉 “好像只有一个小时,又好像过了五年”。

病友告诉醒来的冯浩祥:“小伙子好福气,你爸爸守了三天没合眼咧。”老曹为他接尿、换衣服、擦洗身子,回想起老人絮叨着帮他剪脚趾甲的场景,冯浩祥的眼圈红了:“这本该是我对他做的事情。”

以往的积蓄,因为这场大病,都花光了。出院后,他们退掉了租住的楼房,搬进200块钱一个月的平房。褥子里放着电暖被,盖着两层被子,可到了晚上还是“阴冷”的。

但小冯顾不上休养,他在操心着两件事。先是老板又欠了他的薪水,他追了几次都没要回来。还有一件事是,他要帮助曹根新,回老家办上失去了十几年的户籍身份,这样,“即便自己有个什么三长两短”,老人的养老,也能有个保障了。

走投无路的父子两人,身上只剩60块钱,他俩在网吧里过了一夜。随后,冯浩祥不得不打电话向媒体求援。当记者前来采访的时候,这对父子险些就要“搬到曹根新当年睡过的桥洞下面了”。

在报纸、电视等各种媒体报道之后,许多被打动的读者,纷纷给这对父子捐款捐物。而已经16年没有回家的曹根新,也在媒体的帮助下,踏上了家乡的土地,拿到了《居民户口簿》。他搂着冯浩祥的胳膊,像个孩子般兴高采烈:“我不再是‘黑人’了!”

随后,这对特殊的“父与子”的故事,又出现了意想不到的变化。

12月12日的夜里,冯浩祥的母亲突发脑血栓,生命垂危。冯浩祥连夜赶回绍兴,在临走之前,曹根新让他带上好心人刚刚捐的3000元钱。在看了儿子带回的登载此事的报纸后,原本严厉的父亲沉默了许久,突然流下了眼泪。他终于同意了儿子的收养行为,并邀请曹根新今年春节回绍兴,四口人一起吃顿“久违的团圆饭”。

好事情不止这些。一对被感动的夫妇,开车找到了冯浩祥,邀请老人去他们的养殖场做保安,并且催他“尽早搬过去”。这是曹根新五十年来的第一份“正经工作”。

那位拖欠工资的老板,在看到小冯上了报纸电视后,天天都打来电话。他一个劲儿地向冯浩祥保证:“我马上就会把工资补给你,你千万不要曝光我啊!”

来源:心香一脉
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关闭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于我们  |   友情链接  |   法律声明  |   腾讯微博  |   新浪微博  |   联系我们  |   手机版  |   无图版  |  返回顶部
版权所有:宁波公益网 系统支持:DZX2.0   志愿者咨询/联系:QQ:641061882   捐赠QQ:84833097    志愿者QQ群:暂停加入     

免责声明:本站部分内容仅代表发表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宁波公益网立场 本站禁止色情,政治,反动等国家法律不允许的内容,注意自我保护,谨防上当受骗!本站运行在腾讯云

信息产业部备案: 浙ICP备12029035号 Powered by 宁波公益网 Copyright© 2011-202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