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 找回密码
 关闭注册
【宁波公益网】官方网站已正式安全运行 天!        本站由宁波公益网运营团队、鄞州银行公益基金会、宁波帮办志愿服务站联合主办

宁波公益活动发布(新) 公益百科| 公益影像| 公益研究 宁波公益指南 | 公益学院

如果您有好的建议,欢迎联系我们! 联系站长?点我吧! 微博微信自动排版工具

企业QQ:在线咨询400电话:0574-87251999
受理求助、咨询、捐赠、义工报名、邀请码获取等业务。
受理,合作对接、新闻发布、义工报名等。
捐赠咨询有关问题。
查看: 1950|回复: 0

[公益新闻] 漫漫寻亲路,诉不尽悲欢离合……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6-8-9 08:12:0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nbwb20160809a04b001.jpg

  严勇杰绘

  记者手记

  接触这些寻亲者至少已经三年了。

  记者深知,她们只有一个目的,就是想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。尽管这一切是那么的渺茫,但她们寻亲的念头从来没有泯灭过。

  “今天,这些往事已不可追,但是,面对她们寻亲的热情期待,全社会都应该伸出援手,让她们享受到来自家乡的脉脉温情。”在宝贝回家网站上,有志愿者呼吁宁波人应给这些寻亲者提供帮助,得到了不少网友的共鸣。

  我们有义务帮她们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,帮她们圆一个梦想。如果你有这方面的线索,请及时拨打本报新闻热线87777777和我们联系。

  “最近大家有什么信息,有没有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?”

  “这段时间我空下来了,想去宁海找一找自己的亲生父母,有一块儿同行的吗?”

  ……

  这些话语,来自一个寻亲QQ群。

  在这个群里,寻亲者只有一个目的,就是为了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。

  漫漫寻亲路

  在知名寻亲网站“宝贝回家网”,专门有一个网页介绍情况。特别是近年来,这些寻亲者不断地被拉入到公众视线之内。

  为何当年会出现这些情况呢?从大学时期就帮助她们寻亲的“宝贝回家”志愿者小罗告诉记者,20世纪80年代,一些地方有人把生下的女婴送养到外地。如今,她们长大成人成家立业,在明白自己的身世之后,纷纷踏上了寻亲之路。

  为了帮助这些寻亲者圆梦,小罗曾多次到当地民政局寻找知情人,以提供更多的线索。但是因为时间久远,当时工作人员有的已经退休,还有的已经离开了人世,所以得到的线索十分稀少。

  对于小罗的说法,记者从宁海县民政局得到了证实。他们在公开答复中称:经询问本局退休老同志,20世纪80年代末宁海确有一批女婴送养至山东等地,但因为距今时间较长,当时的经办人员对具体的姓名及出生地已记不清楚。20世纪80年代的档案不是很齐全,经查找本局档案,没有找到她们的收养档案。

  另据宁海县民政局相关工作员介绍,近年来,他们也曾接到多起要求协助寻亲的请求,但是因为线索太少了,未能提供相应的帮助。

  “每一个寻亲者背后都有一个曲折的故事,他们渴望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。有人至今还没有找到,有人幸运地找到了,但是找到了也不等于有完满的结局。”小罗告诉记者。

nbwb20160809a05b001.jpg
  寻亲者王盼盼儿时照
nbwb20160809a05b002.jpg
  寻亲者王盼盼近照
nbwb20160809a05b003.jpg
  郑美凤儿时照片
nbwb20160809a05b004.jpg
  郑美凤近照
nbwb20160809a05b005.jpg
  女博士“小芳”

  A寻亲者众生相之一女博士想知道亲生父母过得好不好

  “我还没有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,你有什么线索吗?”昨天上午,接到记者电话的小芳(化名)说,因为她在机场办理登机手续,所以声音有些嘈杂。

  今年36岁的小芳,是记者掌握的宁海寻亲者中学历最高的,是一名博士。

  小芳说,她原来是山东一个普通农民家庭的女孩儿,父母很疼爱她,一直供她读书读到博士毕业,现在也已结婚成家,有一份好工作,还有一对双胞胎女儿。

  生活是这样的美好,但事情突然的变化,让她始料不及。

  去年11月中旬,身体有恙的母亲突然把她叫到病床前,说要告诉她一些事情。“很突然,我妈说怕再不告诉我,可能就来不及了。”没有多少铺垫,李母告诉小芳,她不是他们的亲生女儿,她是被他们领养的。听到这一真相后,小芳当时就哭了。“不敢相信,感觉就像看电视剧一样,当了36年的山东人之后发现自己居然是宁海人,一个听也没有听说过的地方。当时人都恍惚了。”

  小芳冷静下来,先安慰病床上的李母,说她一向把他们当成自己的亲生父母。在内心深处,小芳还是想寻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。

  在接下来的叙述中,小芳对自己的身世渐渐地有了一些了解。她的养父母,由于不能生育,1981年李父赶了3天3夜的路到宁海,凭借收养证明收养了身为孤儿的小芳。“听我妈说,我被抱养的时候身上只穿着一件旧衣服,带着一张写有名字和出生日期的字条(1980年农历腊月二十安青),到山东后一称,满月了才五斤一两。”从当初只有五斤一两的瘦弱婴儿到如今已为人母的研究人员,李家父母付出的心血可想而知。

  虽然是养女,但是养父母依然视她如己出,小芳享受到了和别的孩子一样多的父爱母爱。李家父母是山东老实的农民,以种地、养蚕为生。1998年,小芳考上大学,学费要五六千元。这对当时的李家来说是一笔巨款,李家父母两三年不吃不喝也存不下那么多钱:“为了我能上大学,我父母放下面子,去亲戚朋友那儿到处借,终于凑足了学费。”

  小芳大学毕业之后,又接着攻读了硕士、博士。这个时候,有人对养父母说,不要再供她读了,毕竟是女孩,何况还是抱养的呢,将来翅膀硬了不是“飞”了么。但养父母还是默默地支持了她的选择,一直到博士毕业。

  虽然感恩于养父母的养育,但是小芳还是没有放弃对亲生父母的寻找。“我特别想看看亲生父母长什么样。另外,在养父母家里,我从小到大都是一个孩子,特别孤单,但听我养父说,我很可能还有兄弟姐妹,我非常想体验一下有兄弟姐妹的感觉。”由于膝下双胞胎女儿还小,工作也特别繁忙,小芳虽然得知了自己的身世,但无法立刻启程到宁海寻亲,同时因为线索渺茫,也令她无从下手。

  “我希望找到他们。我只想看看他们,现在过得好不好。今生今世如果能见他们一面,我就没有遗憾了。”小芳说。

  B寻亲众生相之二档案缺失让寻亲路充满未知

  宁海县救助站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近两年来,他们曾接待过不少寻亲者的求助。给她印象最深的是,去年有一个姓苗的寻亲者,与养父一起前来寻找亲生父母。

  当记者与这名名叫苗盼盼的寻亲者取得联系的时候,她说她现在已经不抱希望了。

  苗盼盼说,她家住河北省邯郸市魏县大辛庄乡大西村,养父叫苗海申。去年7月份,她和同学及养父母赶到宁海寻亲,前后呆了半个月,虽然得到了当地不少好心人的相助,也有不少人前来相认,但最终都没有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,让她的希望跌到了冰点。

  苗海申对记者说,1989年8月,他怀揣着1000多元,坐了两天两夜的车赶到了宁波,如愿到类似于福利院之类的机构领养了一个女婴,她就是苗盼盼。

  领养了盼盼没有多久,苗海申的老婆也怀孕了,一年后,顺利产下一女。大家都说这喜气是小盼盼带来的,对她更是宠爱。苗盼盼职高毕业之后,到天津打工,并结婚成家。期间,养母因为生病离开了人世,在走之前,告诉了她的身世。从那时起,苗盼盼就有了寻亲的念头,养父也支持她的想法。

  去年7月1日,盼盼一行四人赶到了宁波。最后,带着一份无奈踏上了回家的路。“我努力过了,但是找不到亲生父母。”苗盼盼的声音听上去平静了很多。

 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近五年来,到宁海寻亲的有20多个,大部分都一无所获地离开了。其中一个叫作梅山岳,先后来宁海两次,至今还在寻亲的路上。

  几十年前的档案的缺失,让他们的寻亲之路充满了未知。

  C寻亲众生相之三不幸中的幸运,他们找到亲生父母

  与众多的寻亲无果不同的是,也有一些寻亲者找到了自己的亲生父母。这其中,李新新就是其中一个。

  李新新是山东德州人,今年26岁。一个偶然的机会,她从养父母的口中知道了自己的身世。三年前的2月初,她和新婚不久的老公一起踏上了到宁海寻亲之路。他们的想法很简单,就是想找到亲生父母。也许是机会巧合,在当地志愿者的帮助下,有人认出来她和本村一对夫妻很像,最终经过鉴定,她找到了自己的父母。

  乐乐也是这些幸运儿之中的一个。“我付出了。我成功了。我就是不幸中的幸运儿!”这是乐乐找到亲生父母之后在QQ上的签名。乐乐懂事之后,她就知道自己是领养的,寻找亲生父母成了她的最大心愿。两年前,雷乐乐参加浙江失子家庭寻亲大会时,意外地查到了自己亲生父母的资料,在宝贝回家志愿者的帮助下,去做了DNA鉴定,最终找到了自己的亲生父母。随后,她的亲生父母赶到山东德州,一家人终于团圆。

  据宝贝回家网站志愿者小罗的统计,这些年,有十多名寻亲者通过努力找到了当年的亲生父母。没有找到的,却还在苦苦寻觅。

  寻亲背后的叹息


  “找到了又觉得缺了些什么”

  “对于寻亲者来讲,他们渴望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。有时候,找到了,也未必能画上句号。而亲生父母这一头,也可能充满了矛盾。”志愿者小罗告诉记者。

  小罗说,有一次,一个前来寻亲的女孩被当地电视台报道后,前来认亲的很多。她接触过一个母亲,从面相上来看,应该是寻亲者的亲生母亲。后来问她为什么不去相认。她说无法相认,一是自责,另一方面,也怕相认之后,好多关系没有办法处理。

  记者曾采访了一名寻亲成功者,刚开始与亲生父母这边亲热得不得了,并从老家搬到亲生父母的家中住了一段时间。但没有多长时间,各种问题就来了。“我上面还有一个姐姐,下面还有一个弟弟,他们都是大学毕业,在宁波和上海工作,一个是公务员,一个是大公司的高管。”而她,是在农村长大的,过着贫寒的生活。一想起这些,她就很失落。

  “找不到的想找到,找到了又觉得少了些什么。”这是一名寻亲者说的话。

  不过,更多的寻亲者还是希望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,“我现在已经成家了,并有了自己的孩子,老公在外面打工,在老家我们买了楼房,如果找到亲生父母了,我们不会图他们的钱财,只是想见见他们而已。”“现在,我只想与你们相认,好好孝顺你们,不图你们任何东西。”为了打消亲生父母的疑虑,好多寻亲者都会这样说。

  她们,也从来没有放弃自己的努力,哪怕只有一线希望,她们也会认真对待。哪怕希望成空,但寻亲的念头一直伴随着她们。

  来源:宁波晚报    □记者边城雨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关闭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于我们  |   友情链接  |   法律声明  |   腾讯微博  |   新浪微博  |   联系我们  |   手机版  |   无图版  |  返回顶部
版权所有:宁波公益网 系统支持:DZX2.0   志愿者咨询/联系:QQ:641061882   捐赠QQ:84833097    志愿者QQ群:暂停加入     

免责声明:本站部分内容仅代表发表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宁波公益网立场 本站禁止色情,政治,反动等国家法律不允许的内容,注意自我保护,谨防上当受骗!本站运行在腾讯云

信息产业部备案: 浙ICP备12029035号 Powered by 宁波公益网 Copyright© 2011-202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