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 找回密码
 关闭注册
【宁波公益网】官方网站已正式安全运行 天!        本站由宁波公益网运营团队、鄞州银行公益基金会、宁波帮办志愿服务站联合主办

宁波公益活动发布(新) 公益百科| 公益影像| 公益研究 宁波公益指南 | 公益学院

如果您有好的建议,欢迎联系我们! 联系站长?点我吧! 微博微信自动排版工具

企业QQ:在线咨询400电话:0574-87251999
受理求助、咨询、捐赠、义工报名、邀请码获取等业务。
受理,合作对接、新闻发布、义工报名等。
捐赠咨询有关问题。
查看: 1708|回复: 0

[公益新闻] 重庆女孩幼年被大火毁容 宁波大爱让她重启希望—我想摘掉墨镜口罩,去看最美风景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6-7-25 19:59:5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A.jpg
在出租房里,刘桂芳做手工。
B.jpg


  21岁,多么美妙的年纪!这个年纪,往往正是一个女孩尽情展现美丽、享受青春并展望未来的时候。

  但租住在镇海区蛟川街道五里牌村233号的刘桂芳,却不得不竭力掩盖自己被大火烧过的真实容貌。对于她来说,帽子、墨镜和口罩是出门必不可少的三件“宝贝”。而在大多数时间里,她每天都只能待在一间不足8平米的昏暗小屋里,静静地做着手工。

  7月22日上午,记者来到了刘桂芳的租处,刚一推开出租房的院门,就看到她努力微笑着站在小屋门前,10多年前面部被大火烧过的痕迹依然很重。

  幼年意外毁容遭父母冷遇

  刘桂芳来自重庆市云阳县,出生于1995年,今年21岁。噩梦发生在她两岁半的时候。

  “当时我还很小,根本不记得发生了什么。”她告诉记者,只知道懂事后,家人说她是被柴火烧了,五官被毁的面容一直伴随她至今。而且因当时家庭贫困无法承担医疗费,刘桂芳的家人从一开始就放弃了治疗,并且直到11岁才让她上小学。

  “意外发生后,我没有感觉到父母对我的怜爱和呵护,他们对我只有嫌弃,害怕我给他们丢脸,但是我没有怪过他们。”她开始哽咽,眼睛变得通红。

  刘桂芳告诉记者,母亲是一个爱美的人,经常在出门的时候呵斥她,“你不要跟着我,你跟着我干嘛!”而父亲也常抱怨她的出现让他没面子,并经常愤愤地说“我以后是不会管你的”。

  又一次不幸在她12岁时降临。刘桂芳的母亲改嫁离开,从此之后杳无音信。父亲外出打工,并再娶重新组建家庭,她只能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。

  新妈妈带来的孩子比较多,加上刘桂芳本来还有一个弟弟,仅靠父亲的收入养活一大家人,负担很重。“爸爸说,我已经长大了,可以嫁出去了,我不用读书了!”刘桂芳告诉记者,在她16岁时,父亲要她嫁给一个痴呆的男人,要强的她没有同意,便带着仅有的几十块钱离家独自生活。

  因面部毁容读书求职之路坎坷艰辛

  “我刚上学时,同学们给我取了一些怪名字,很难听,我根本接受不了。”刘桂芳说因为自己被烧坏的脸,经常会被一些同学以异样的眼光看待。

  但一位刚入学的新同学和一位刚转来的新老师给了她帮助,“那时他们没有躲避我、取笑我,反而愿意接近我,我感到了温暖,心里充满阳光,学习也很认真。”

  刘桂芳告诉记者,自己要强、乐观的性格也是那时起慢慢养成的,“我经常跟自己说,你要加油!你是永远打不倒的刘桂芳!”

  父亲再婚后,虽然新家庭也考虑到对于五官尽毁的刘桂芳来说,不读书的话将来生活就业会更困难,但经济条件实在无法供多个孩子读书。

  “我不想给爸爸增加负担,不想他们吵架、离婚,所以我决定辍学。”懂事的刘桂芳在16岁离开了学校后,四处找工作,可烧毁的面容让自己到处碰壁。直到2014年年底,她才来到广东汕头的一家玩具厂做计件工,干起了人生第一份工作。

  工作一年多老板从没嫌弃过她的样子,但每天闻着刺鼻的气味,手要泡在水里,还起了好多水泡,刘桂芳只好辞去工作,离开汕头回到了重庆。

  求职频遭拒只能在家做手工

  “舅舅舅妈真的对我非常好,只有他们不嫌弃我、肯收留我……”刘桂芳哽咽着告诉记者,2016年年初,在镇海区打工的舅舅,主动接她到宁波,帮助她生活。

  “我们来这里十年了,觉得这里就业机会比较多,认识的人也比较多,想帮她在这里找一份工作。”然而舅妈王兰带着刘桂芳跑了许多家工厂、饭店,却没有一个老板愿意雇用她,拒绝她的理由只有一个———她那张因烧伤而五官不全的面庞。

  “我能理解很多老板的想法,怕我吓着客人、同事。”刘桂芳低声告诉记者,“但我真的想找到一份工作,自力更生,自己养活自己。”

  “我也打听了,宁波有很多老人公寓,我觉得自己能做好一名老年护工。只要戴上帽子、墨镜和口罩,他们就看不到我的脸了,我肯定会努力认真地工作!”

  而因为求职频频遭拒,刘桂芳目前只能待在出租屋里做些串珠、编制之类的小手工。在她拥挤而昏暗的出租屋里,记者看到很多她做的手工艺品摆放在桌子、窗台上,不仅式样多,而且很精致。

  “这些都是我自己摸索着做出来的。”刘桂芳告诉记者,以前她看到有卖这些小手工的,自己很喜欢但买不起,于是买来材料自己动手做,并在微信朋友圈里出售这些小手工。

  “我两三天就能完成一件手工艺品,一件也能赚十几块钱,前几天我还卖出了一整套呢。”尽管赚钱不多,要强的刘桂芳还是很满足,因为这是在自食其力。

  突然眼疾加重未来可能失明

  “但最近右眼视力越来越差,几乎看不清眼前的任何东西。”刘桂芳告诉记者,由于烧伤,她的双眼无法像正常人一样闭合,10岁时左眼接受过治疗好了,但由于贫困再加上对麻药过敏,右眼没有及时做治疗,后遗症越来越严重。

  由于睡觉时,右眼仍无法闭合,长时间受到光刺激,慢慢造成了很大的伤害。最近,刘桂芳发现右眼视力急剧下降,甚至已看不清坐在对面的人。去医院检查后,医生告诉她必须进行手术治疗,否则极有可能失明。

  但手术费用并不便宜,工薪阶层的舅舅舅妈无力承担,她的父亲更是只扔下一句“你自己想办法吧”。想到自己做手工活赚的钱只是杯水车薪,未来还有可能失明,刘桂芳的眼睛渐渐红了。

  她面前的桌子上,还放着没有来得及做好的手工饰品,一颗颗颜色各异的塑料珠子发出别样的光芒。

  “她是一个非常乐观向上的女孩,我没觉得她的脸可怕,真希望她的右眼能治好,至少还能干活、生活自理。”刘桂芳的邻居小陈告诉记者,她搬过来没多久就与刘桂芳成了好朋友,觉得刘桂芳既懂事又乐观,还经常开导她,是个特别好的女孩。

  在出租屋内,还有一排色彩缤纷的衣服整整齐齐地挂着,“衣服都是从网上买来的,价格都很便宜。”就算面容有残缺,刘桂芳还是希望能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,更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轻轻松松穿着这些衣服走出去。

  渴望“去看宁波最美的风景”

  在刘桂芳的微信朋友圈里,没有自拍照,没有和家人的合照,甚至连一张风景照也没有。

  “如果有机会,我好想能整容,做梦都想摘掉帽子、墨镜和口罩。”刘桂芳说,她想改变自己的容貌,大大方方地走出去,和同龄女孩子一样,去逛街、购物,去看宁波最美的风景。

  但要想整容,费用可能高达数十万元,右眼的问题都还没解决,整容更是遥不可及。所幸在一群热心人的帮助下,刘桂芳通过互联网寻求帮助,在一个网络公益平台上发起了爱心筹款,目前已经募得13000多元善款。

  “我虽然没有得到父爱母爱,但我得到了宁波热心人士的爱。”刘桂芳告诉记者,租住到镇海后,不少爱心人士得知了她的遭遇,都主动来看望过她,塞钱的、买东西的很多很多,还有人为她去医院检查牵线搭桥,而且都不愿意留下姓名。

  刘桂芳对这些网上的、身边的好心人充满了感恩之情,“我把帮助过我的人,留名字的、没留名字的,都记在了一个本子上,等将来我有能力回报他们的时候,我一定要好好感谢他们!”

  刘桂芳说,虽然整容的这个梦想还很遥远,但一想到身边那么多人对自己那么关心,她已经更加看开了、更乐观了,“宁波有这么多好人,我一定好好珍惜生活,活出自己的精彩来!”

  来源:宁波晚报  记者:房伟  实习生:辛明芝  摄:刘波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关闭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于我们  |   友情链接  |   法律声明  |   腾讯微博  |   新浪微博  |   联系我们  |   手机版  |   无图版  |  返回顶部
版权所有:宁波公益网 系统支持:DZX2.0   志愿者咨询/联系:QQ:641061882   捐赠QQ:84833097    志愿者QQ群:暂停加入     

免责声明:本站部分内容仅代表发表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宁波公益网立场 本站禁止色情,政治,反动等国家法律不允许的内容,注意自我保护,谨防上当受骗!本站运行在腾讯云

信息产业部备案: 浙ICP备12029035号 Powered by 宁波公益网 Copyright© 2011-202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