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 找回密码
 关闭注册
【宁波公益网】官方网站已正式安全运行 天!        本站由宁波公益网运营团队、鄞州银行公益基金会、宁波帮办志愿服务站联合主办

宁波公益活动发布(新) 公益百科| 公益影像| 公益研究 宁波公益指南 | 公益学院

如果您有好的建议,欢迎联系我们! 联系站长?点我吧! 微博微信自动排版工具

企业QQ:在线咨询400电话:0574-87251999
受理求助、咨询、捐赠、义工报名、邀请码获取等业务。
受理,合作对接、新闻发布、义工报名等。
捐赠咨询有关问题。
查看: 2847|回复: 0

爱佑王兵:公益也是用户入口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4-4-1 11:48:5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英国维珍品牌创始人理查德•布兰森在其新书——《当行善统治商业》中轻描淡写下这样两句话:“在这个时代,追求商业利润成为我们唯一的目的,而我要做的就是推翻这种传统的商业模式。”布兰森意识到,一张支票能够影响数百人的生活,但行善不止是捐钱,更要把它设计在你的商业模式当中。


  很久以来,我们都在这个星球上寻找这样一种稀缺“资源”:那些想法确实不同,而又真正去付诸实践的人;让我们一起来看看下边这位:


  影响他成长的不是理查德•布兰森,而是带有60后显著标签的“卡内基”与“洛克菲勒”。在心态上,他坚持认为自己是个“90后”,始终保持着对事物的强烈“好奇”;


  如今,由他发起的公益基金会,其理事成员已是现今中国商界的超一流阵容:马化腾、马云、李彦宏、郭广昌、俞敏洪、曹国伟、陈东升、陈晓、冯仑、江南春、李家杰、沈国军、史玉柱、虞锋、田溯宁、郁亮、朱新礼。


  这个人就是国内首家非公募慈善基金会,爱佑慈善基金会的理事长——王兵。


  与他的交流在商界大佬冯仑为爱佑提供的办公场地——万通中心开始:


  宇见:听说爱佑成立至今刚好10年,如果用简单几句话概括你们这10年,您会倾向于怎么去说?


  王兵:第一是筹款额,起家那年20万,到现在一年大约两亿,这是个直观数字。


  第二项目,爱佑一直专注于病患儿童救助。白血病儿童,今年计划救助900多名;病患孤儿救助,今年计划做到2000多名,孤儿这个从救助规模上说是目前国内最大的;先心病儿童,06年提出2年救助200人,到现在已实际救助了2万多,救助规模已属世界最大;


  第三是慈善创新,这两年大家聊得比较多是互联网创新,慈善行业同样有创新。比如我们做“社会企业”,专门救助脑瘫和自闭症患儿,之前做了2家今年计划做到5家;社会企业的概念是一开始我们纯资助,后期要帮助它最终实现可持续运营。


  慈善创新里还有个很重要的是“公益创投”,我们搜寻有潜在巨大社会影响力的民间公益组织,为其提供资金、资源和管理上的支持。


  比如我们资助了“公众环境研究中心”,他们分别编制了中国大气污染地图和水污染地图,让公众能够全面掌握PM2.5的危害,水污染的危害,让大众了解环境污染的真实情况,同时鼓励公众参与环保;


  另外像重庆两江志愿服务发展中心,是一个地区性环保组织,近年一直在探索如何用最新的理念和思维来开展环境保护。由他们推出,在去年7月上线的“环评参与网”,已成功推动了上百个环保项目;此外“环评网”还计划开发APP,希望未来这些服务能像天气预报一样便利,让用户每天起床就可以查看周边可能存在的污染情况,等等。


  宇见:爱佑是什么?如果用互联网语言来说,它是一个机构?平台?还是一个社区?


  王兵:不能把慈善简单视为就是捐款这个动作,只看捐助规模,这些都很片面。


  你对腾讯了解吧?Pony(马化腾)是我们的副理事长,腾讯现在是移动互联网的入口,成入口之后,你看到他最近刚投了京东和大众点评;现在我们来设想一下,爱佑是什么?它其实就是慈善的入口。


  比如前段时间我们与奥迪合作,他们捐助资金,政府和地方医学中心也给予支持,这是为什么?其实爱佑更大的价值还是表现在自己的信誉、品牌,以及管理输出上;我们已经成为撬动更多社会资源进入公益慈善的重要入口。


  成入口以后,今后里边可以有很多,现在我们有对孩子的慈善产品,支持民间环保组织,做公益创投;此外,今年还计划发起一个专门奖励民间公益慈善工作者的奖项,瞄准解决的是目前行业最大的一个瓶颈——高端人才稀缺的问题;等所有这些慢慢成长起来后,我们就有能力成为一个大的慈善社区;在这里面捐赠人、企业、从业者、各种角色都能碰在一起,能孵化项目、还能社交;


  阿里、腾讯都形成了自己的生态体系,爱佑做的也是一种生态,公益慈善生态。


  宇见:你做公益慈善的“初心”是什么?有没有具体事情触发?


  王兵:最早的影响应该是少年时代的偶像,十几岁看洛克菲勒、摩根、卡内基;卡内基、洛克菲勒对我影响比较大。上世纪美国的钢铁、石油几场大的兼并组合,他们的工业整体上了层次,产业做得非常牛了,像洛克菲勒,可以说集商业和慈善于一身,在有足够多财富以后,又做了很多有巨大影响力的善举,当时我就觉得这人实在是太牛了!


  24岁我的真实想法是,我要拼命挣钱,那时候没有财务自由这个词儿,看到手拿“大哥大”,然后能打上“面的”的,就觉得那真是厉害;30岁之前我想,我得在36岁之前做成一件事,36岁之后我就可以来做公益。所以我概括自己的人生规划是3个12年,12、24、36,代表了我不同的人生阶段。


  说到具体事情,在没进入慈善行业之前,我就经常捐钱;97、98年那时候国内才刚开始有慈善这个概念,那时候捐完钱就结束了,后期没有任何告知,后来才慢慢发展好起来。显然,当时人们对公益慈善的后端配套完善,获得更好的参与体验还是有很大期待的,于是我就想,自己能不能参与进来,把这件事情做得更好。


  宇见:按现在话说,你发现了一个“用户痛点”?


  王兵:可以这么说吧,要知道真正有成就的人,他一定会有投入产出的概念;人在精神层面的投入,和他在物质上边的投入一样,如果看不到性价比,没有ROE、ROA,那这件事情怎么能持续呢?简单说,你不会做任何你觉得没有性价比的事。


  另外公益慈善确实很难做,这不是说你有一腔热情就能做好;你必须建立组织,要有战略规划,有想法、有体系、可持续发展,那这是什么人呢?企业家,只有企业家能做好,你去看世界上做得最好的基金会,都是企业家做起来的。企业家有战略思维,但核心是他们掌握很多人不掌握的东西——人才、钱、资源,撬动他们是做这件事情更有效率的方式。


  宇见:我看一些报道,您创业成功于90年代初,互联网浪潮前,这难免让80、90后感觉比较陌生,可否再聊聊你的创业经历?


  王兵:我们这拨人经常说到的两个年份是78和92,78是从农村改革到城市改革,92是明确发展经济,93年公布的公司法,如何做公司?以前是没有依据的,就像2004年有基金会管理办法,我们才开始做爱佑这样的基金会一样;


  所以说回来,九十年代初很多人受南巡讲话的影响,纷纷主动下海创业,我们当时集体去了海南做投资,后来都没扎在海南,很多人又回到北京,像冯仑、陈东升,等等。


  宇见:冯仑先生好像是最早加入爱佑担任理事的?早期成员还有谁?


  王兵:对,冯仑,然后是朱新礼。


  宇见:后来这帮互联网大佬们都进来了,马化腾、李彦宏等等,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呢?


  王兵:基金会成立几年后,大约07、08年的时候。


  宇见:你是如何打动这么多一线人物的?你对他们如何评价?


  王兵:比如冯仑吧,我们搬了好几次家了,一直是他捐助的办公场所;整10年了,这没有坚持是不可能的。另外像马化腾,去年在一个会上他讲到,爱佑的产品、客户体验是他见过最好的,我将其视之为一种鼓励。


  这些人都是最聪明,最了解商业及做事情方式的;他们知道找领域内最专业的人来做;他们的资金进来后,就像进入流水线的产品一样,能够有效率地输出;他所想实现的理想,我们全帮他实现了,而且公开、透明、可持续,最后这些东西不也是他们实现的吗?


  所以我认为最打动他们的是我们的专业坚持;你做慈善,人家开始可以帮你一次两次,但真正这件事情能做大,还是因为人家观察了你这么多年,看着你从无到有,把一件事情做起来,认可你才会进来;今天你说如何才能得到这么多企业家的支持?我认为最好,也是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拼命把事情本身做好。


  宇见:现在用户对公益慈善的透明度比过去要求得更多,这方面爱佑是怎么做的?


  王兵:我们聘请两个会计师事务所——普华永道和北京嘉润,公开年报等所有信息;开发布会,也会通过新媒体去披露,去和用户互动;比如我们去年就在微博上做过微话题等。


  你刚才提到布兰森有本《商界裸奔》,我没看过这本书,但我理解“裸奔”,什么人敢裸奔?首先你不仅没问题,而且身材还必须好,否则你凭什么裸奔?所以在爱佑这里,第一,我们的信息全部公开;第二,基金会日常运作费用全部由理事会成员出资;第三,我要让所有捐助资金的ROE、ROA清晰;就这三点,是我们可以逐渐做大,建立信任的核心原因。


  宇见:对现在被热议的移动互联网和“互联网思维”您有哪些思考?


  王兵:我觉得未来没有互联网的基金会和非互联网基金会。我原来听黑胶唱片,看DVD,这个时代没了,不是说社会不适应我,而是我要适应社会啊!这就是一种生活方式。


  这一年多我都在基金会内部拼命推行移动互联网,比如我提过众筹,提过用移动互联网的交互方式改进筹款流程,等等。这里边有个例子是我们与腾讯合作了2年多的“网救童心”项目,之前这只是一个网页,微信支付上来以后,我们第一时间打通了接口,让用户动动手指就能直接用微信捐助,这个动作虽小,背后的意义其实非常大;未来我们肯定会进一步通过移动互联网来改造自己的基础服务。


  宇见:我看爱佑在招“国际项目经理”?能否介绍下你们的国际合作业务?


  现在主要是两个,其一是硅谷社区慈善基金会,扎克伯格参与捐助那个;其二是4月份我去美国,参与洛克菲勒家族的“环球慈善家项目”沟通,这也是中国第一个民间公益组织去参与。


  洛克菲勒是我少年时代的偶像,他们家族在世界范围内有很多了不起的善举,比如创办了“北京协和医学院”,被誉为中国医学界的殿堂,这个很多人不知道。所以跟他们家族去聊让我觉得很荣幸,这有一点像小时候乔丹是你的偶像,有一天你们在一起打篮球的感觉。


  宇见:您的业余时间怎么安排?运动健身吗?你预定的电动汽车到了吗?


  王兵:个人生活没太多好聊的,不过这个电动汽车可以聊聊;我觉得特斯拉确实是用互联网思维来做汽车,而它对我们的环保肯定会有很大的推动作用。


  运动健身,我给你讲个小故事,我是创业家俱乐部的联谊主席,去年我们组织活动去重走河北沽源,40多公里,从60后到90后都有,上下半程,各20多公里走下来,我都是第一!包括了所有的工作人员。


  宇见:那能保持这种状态,保持年轻的方法是什么?


  王兵:还是心态吧,心态最重要;我现在对很多事情仍保持着强烈好奇,总喜欢问为什么;我看完《致青春》就去跟90后辩论,还帮他们滤清人物关系。现在的很多影视剧,什么星星啊、小时代、那些年、致青春,我都看,必须得跟这个时代融合,当你发现年轻人你越来越看不懂,这不危险吗?


  宇见:您是60后,谈到理想、偶像,人生规划,像有一种明显的时代烙印;我们80后,偶尔聊,聊多了被人说装;90后,我不知道聊不聊,你怎么看待他们的人生规划问题?


  王兵:我觉得我们是大时代的人,你要是看了电影《小时代》就觉得很正常,80、90后,他们有自己的精神世界,有很明显的从自我出发的痕迹;但说句实话,他们毕竟也面临着城市聚集、通货膨胀、房贷车贷、一系列的问题,个人思想是自由的,但这种自由很脆弱;如果没有好的规划,那就是事倍功半。


  80、90后还不善于控制自己,你比如我也经常观察他们的生活,有些小伙子小姑娘确实很优秀,但一打游戏就打好几天;显然,在如何“按节奏来做事儿”这方面他们还需要学习更多。所以你看我们这些老家伙是属于目标坚定,坚持、持续地把一件事情做透,做好;8090后最缺的,就是我刚才跟你说的,抓核心的能力,能专注,持续地去做一件事儿的能力。什么叫专家,专家就是大家都明白的,最简单的东西你能去重复做、反复做、认真做。


  与王兵的交流触发了我对公益的一些想法,当王兵说慈善是一种“入口”,我突然想到了腾讯那句自信爆棚的:“微信,是一种生活方式”,如果微信是,那公益慈善会不会也是?


  回到布兰森的观点:“当科技第一次在世界范围内建立起超密集的人际关系,人们真真切切地开始感知这世界所发生的一切”;王兵所言的“撬动更多资源进入公益慈善”也就有了更大的加速可能。


  从一个普通用户的视角,未来我所期待的公益慈善可能是这样:它不需要总是那么深沉、严肃、被过分至于崇高道德的要求之下与光环之中;它足够“轻”又足够“快”、能用足够简单的方式,被公益机构和商业机构,长久地嵌入在他们的思维方式与商业模式当中;让用户连一秒都不用就可轻易触达,甚至是完全“长”在里面,就像今天年轻一代就生长在移动互联网的世界中一样,成为真正的“原驻民”;


  而要实现上述这些,我们又该去做点儿什么呢?


  作者:宇见来源:百度百家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关闭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于我们  |   友情链接  |   法律声明  |   腾讯微博  |   新浪微博  |   联系我们  |   手机版  |   无图版  |  返回顶部
版权所有:宁波公益网 系统支持:DZX2.0   志愿者咨询/联系:QQ:641061882   捐赠QQ:84833097    志愿者QQ群:暂停加入     

免责声明:本站部分内容仅代表发表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宁波公益网立场 本站禁止色情,政治,反动等国家法律不允许的内容,注意自我保护,谨防上当受骗!本站运行在腾讯云

信息产业部备案: 浙ICP备12029035号 Powered by 宁波公益网 Copyright© 2011-2020